盗采者一切照旧
2020-11-01 20: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的北尖山村,本应是一个完全可以靠山吃山、依赖当地的铁矿资源来发家致富的村庄。然而,这里的铁矿资源并没有给所有人带来财富,反而,多年来的大面积、纵深度的任意盗采,早已使这里满目疮痍。随处可见的“明采”大坑,矿渣,碎石,光秃秃、完全裸露的山体,零星的杂草,看不到植被。尤其是站在一个又一个露天的大坑边上,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整个村子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装载着铁矿石的重型货车从村里走过,尘土飞扬,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一位姓苗的农户家,十几间的房屋就在二十几米开外露天矿的边上,房屋的墙体早已开裂,有的房屋已倾斜,他不得不把家搬走,他对记者说:“住在这里晚上睡觉都会做恶梦的。”一位姓杨的村民说,当几台“钩机”(即挖掘机—记者注)一同作业时,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八九点钟,人们几乎就无法生活,时不时的突然放炮,房屋都跟着摇晃。钩机挖掘的不是大地,如在挖人的心。因为几乎所有的采矿作业区都与村民的房屋紧邻着。

据苗文斌反映,过去全村有党员60多人,自苗增民2008年做了村支书以来,新发展了30多名党员,他的老婆、儿子及亲属都发展成了党员。由于苗增民有钱,所以全村的村民是敢怒不敢言,更何况,还有很多村民在他的选矿厂里打工。

早在两年前,北尖山村的大规模盗采就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当时村东头一矿点发生塌方,造成4人被埋。4条人命,曾一度使盗采有过片刻的消停,但之后仍是“肆无忌惮”。今年5月27日,《中国青年报》再次报道了北尖山村的肆意盗采。面对媒体的压力,这里看似处于了平静,但百姓仍是不断地上访,其缘由,他们所面临的生活和现实中的一切仍没有任何改变。至今有300多户,1200余人的村民还住在9个采空区上方。

据了解,自从2011年由于盗采铁矿石发生塌方致使4人丧命后,当时的村支书苗增民就不再担任村支书了,而现今的村支书是苗增民的侄子苗现军,但苗增民仍是支委。该村的一位老党员苗文斌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其实北尖山村的资源一直都控制在苗增民手中,他拥有的采矿设备价值在3000多万元,几年来他拥有的财富已有几亿元。

北尖山村的地下埋着财富,但北尖山村又是武安市矿山镇的低保第一大村,但该领低保的人拿不到低保,而是在村里开着几十万越野车的人和家属却能拿到低保,这怎么也使北尖山村的人平衡不了。自从今年5月媒体报道了北尖山村疯狂盗采以来,盗采者虽有所收敛,但盗采者此前盗采的大量铁矿石完全可以维持很长时间的生产,把盗采的铁矿石加工成铁精粉,获得更多财富。

一位姓段的村民对记者说,苗增民虽不担任村支书了,但他其本人的政治地位在不断地上升,过去他是武安市的政协委员,而今已是政协常委了。

显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地下的铁矿石。据了解,高峰时每天可采挖1万吨铁矿石,如按每吨铁矿石600元计算的话,每天就可获利600万元。若是将铁矿石加工成铁精粉出售,就可成倍的获利。如此的巨额财富,怎不让人疯狂。由于北尖山村的铁矿石距地表面很浅,剥开地表层的土和岩层就能采到铁矿石,使得盗采显得也分外容易,由此露天开采,成为这里盗采铁矿石的“家常便饭”。虽然当地有国有矿场在这里开采,但北尖山村也在不断地采取村办的办法如承包或与人合作任意开采铁矿石。虽然有关部门在得到村民的举报之后,迅速赶到现场,但经常是盗采者与监管部门玩“游击战”,监管部门进了村,盗采者还是给面子的,可监管人员一离开,盗采者一切照旧。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敢明采的都是有背景的人。”据当地村民举报,敢明采矿点的实际控制人是原村支书苗增民。

眼下的北尖山村农民,越发对自己脚下这片土地发愁了。

北尖山村有村民2800多人,该村主要以姓苗的为大姓,占全村的近80%,过去这里是人均半亩地,而今,由于长年的随意盗采,人均不到二分地,尤其是近年来,当地的村民吃水成了最大的问题,已无水可吃,这主要是当地的生态环境遭到极大地破坏,盗采给村民带来的是灾难性的。

北尖山村在疯狂盗采者的“侵吞”下,其实这个村庄早已被毁掉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iningjewels.cn澳门最大筹码、澳门大阳城游戏网址、9822金沙登录、皇冠买球、逍遥棋牌官网版权所有